前位置: 主页 > 产经在线网 > 资讯 > 正文

流失宝器的精神回归

来源: 未知  2014-08-27 产经在线网

  ——中国青铜器金银币(第3组)1/4盎司金币赏析

  人面龙纹盉,据传于河南安阳出土,是殷墟出土的非王室器物,现藏于美国佛利尔美术馆。这件中国出土青铜器中无比宝贵、极其精美、极具个性的瑰宝,却流失于海外,不禁令人扼腕痛惜。在2014年8月8日发行的中国青铜器金银纪念币(第3组)中的1/4盎司金币选择使用这件青铜器作为主题图案,既是对这件珍宝的肯定,也可视为这件离乡宝器的一次精神回归。

  最早有关青铜人面盉的记录,是在古董店商人黄濬整理编辑成的《邺中片羽》一书中,该书共三集六册,于1935年和1937年相继出版了影印本初集和第二集,内容为黄濬经手售出及所收藏和见到的器物,所收青铜礼器共130多件,其中就有这件人面龙纹盉,在其后的时间里,殷墟进行了数十次的发掘,却始终未曾再发现与人面盉相类同的器物。所以这件形状独特、设计巧妙、装饰风格又殊为谲奇怪异的人面盉,实在是稀有之物。

  这件铜盉,原来周身布满铜锈,花纹特征模糊不清,经过仔细洗刷和修整,才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,使学术界为之震惊!人面龙纹盉通高18.1厘米,盖作成人面的形状,两耳有孔,头上有两个兽角,人面仰天朝上,器盖与器身连起来看,如同一个仰卧的人头,形态甚为奇异。器身显得较低矮,口径12厘米,腹部鼓出,最宽处为20.8厘米。在两旁近颈处有两只兽面状贯耳,恰与人面双耳巧妙相对;另有一个流(出水管);器底圈足边镂三孔,一孔在流之下,其他两孔分别在盖耳和贯耳之下,可用以系绳提携,因长年埋于地下的缘故,这种质地的“提梁”自然已腐朽无存。盉的腹部和器盖的两角之间主要饰有商代常见的龙纹和夔纹,圈足上则铸饰云雷纹。

  有趣的是,由于这件器物造型别致,还曾引起了定名的分歧,这件器物以往并不叫作盉,而叫作“人面卣”。卣是一种盛酒器,通常的形状是椭圆口、深腹、圈足,有盖和提梁;盉也是酒器,标准的造型是圆口,深腹,有盖,有流,下有三足或四足。两者最根本的差别是:卣无流,盉有流。其次,卣下为圈足,盉常为三足。其三,盉有提梁,卣无提梁。现在这件器物则同时具有卣与盉的部分特征,究竟该叫“盉”还是叫“卣”,实在令人为难。过去,根据商代卣一般为圈足,有提梁,而盉一般为三足,将此器称为“有流卣”,一直沿用。直到有学者在综合研究的基础上重新定名为“人面盉”。因为盉的最根本、最显著的特征是具有一个或长或短的管状流,其他的差异则是次要的。因此把具有流这一本质性特征的器物称之为“盉”,当然更恰当和贴切。十分凑巧,还有一个旁证,有一件战国时期的青铜器,叫“邵宫盉”,其造型与人面盉有流的特征相同,这件铜器的圈足上就铸有器名“邵宫盉”三字,可见有圈的盉是自古就已有之的,据此,定名为人面盉是正确的。

  观看纪念币上的人面龙纹盉,其形象生动,如实的展现出了青铜器的原貌,选取了青铜器正面的角度,人面造型夸张、憨态可掬,盉身上的龙纹古拙、神秘、威严,这种时代性特征不单单是技术上的客观因素所致,更重要的是因为先民意识里充满着对龙的神秘力量的敬畏,在青铜器上他们要把龙的神秘、威严表达出来,而不是追求个人对青铜器龙纹的艺术审美。龙纹饰在中华文明中有着特殊的意义,贯穿整个中华文明史,它的形象不管是在民间还是宫廷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。从汉代开始,直至明清,龙成为皇权的象征,可见龙纹饰在中国历史上特殊地位,因此人们对龙有着神秘却又非常熟悉的感情。

  1/4盎司的规格,使这枚金币的入手门槛大大降低,30000枚的发行量较之前期的一组、二组同规格的币种少了近一半,这无疑更加强化了它的珍惜性,所以从性价比来考虑,无论是购买单币,还是选择与本组纪念币中的1盎司银币组成的金银套装,都是非常不错的集藏方案。

  青铜器文化见证了华夏文明的开端,这个题材随着人们对青铜器认知度的提高,只会历久弥新。当时光的尘埃被拂去,青铜器古老而深沉面容再一次于币面之上现于世人,中国青铜器金银纪念币传承灿烂文化、弘扬华夏文明的使命才刚刚开始。(来源;内蒙古金币供稿)

[责任编辑:]

网友评论:

已有1条评论

验证码: